2020年10月16日
第5版:仙梦

柚子熟了

□何爱红

每年的十月,是柚子成熟上市的季节。柚子多见于度尾镇,而我家世代在城里。但幸运的是,每年这个时节,总有亲友赠送数袋文旦柚上门,让我得以品尝柚子的美味。

蒹葭淅沥含秋雾,橘柚玲珑透夕阳。成熟的柚子外形滚圆,形似一粒粒大水珠;外皮为青黄色,每个果实重约六七百克,气味芬香,果肉鲜嫩且汁多醇美,甜酸适度,无籽或者少籽,极为爽口。柚子还有生津止渴、消炎止咳,健胃、清肠、降血压,降血糖等功效,是药膳两宜的美食,也是我市的四大名果之一。

闻着柚香,回忆往事,默叹流水的光阴只在一瞬之间。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期,在湖北省医院工作的大姑,回仙游老家探亲。她的一位老同学带来两个大柚子。待那位同学一离开,小姑就将两大柚子剥开。她费劲地剥去厚实的皮囊,再撕去棉花似的洁白内层,一瓣瓣粉色柚子肉,整齐有序地团成球形,似一个“大桔子”剥开的样子。那时候家里人多,大人、小孩每人分得两瓣;我天真地以为食柚子肉如同食桔子肉一样,直接一瓣一瓣地送入口中,却是尝到苦涩,难以下咽。待我告诉姑姑,柚子难吃时,全家人是“哈哈”笑声一片;我才知晓,自己傻得将柚肉外层的透明“保护膜”也吃进肚子。

那次品柚的第二年,父亲与爷爷不知从哪移来两棵文旦柚,植进老宅的后园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、九十年代初的那几年,我们年年品尝到了后园自产的文旦柚。那柚子树是四季常青乔木,每年初开花,花小洁雅芳香。花谢后,结下的小青果似隔夜在长,长到圆头圆脑,三三两两地硕挂于枝头,直至压弯了枝;外皮由青涩转青黄,柚香飘数里,引来不少蜂蝶好奇,垂涎围观。至今,那些情景,犹如时光影片,一帧帧地回放在我的脑海之中。

今日柚子成熟季,一部份商家及度尾种柚农民,又沉浸于“柚香”之间。满街店面售卖着价格不等的柚子,黄色塑料网袋、红绸袋垒起的柚子香,飘满整个街市……那些老家在度尾,亲人在度尾镇的友人们,朋友圈总不断滚动着——售卖柚子的广告。

柚子熟了,也成了许多仙游人待客、馈赠的首选佳品。这一个月,亲友热情馈赠我数袋柚子,我嫌剥柚皮太折腾人,只留下一袋享用,其它给了老家父母。居家的母亲,则是乐开了怀;她的笑容,似站在硕果累累柚树下绽开的那种甜笑,那般的美。她说,她又可用这些柚子还四邻的人情了。

她自言自语地计划开了:“英婆上月拿了几斤龙眼来,给她六个柚子……”她专注、细心地计划着,唯恐漏下哪一家的人情;这样的为人处世,与我过世的三婶奶极为相似。

2020-10-16 4 4 仙游今报 content_55937.html 1 柚子熟了 /enpproperty-->